为虐渣,她抱紧金大腿后反被撩了(容榕,容雅)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

小说:为虐渣,她抱紧金大腿后反被撩了

小说:现代言情

作者:溜溜米糖

简介:腹黑会撩医生V黑莲花(装乖)18线+微玄幻架空胎穿+巨宠甜撩被继母逼嫁,容榕软唧唧去敲首富兼医生也就是继妹联姻对象傅斯夜的门。门开,容榕泪乎乎演技精湛:傅哥哥,缺女朋友吗?我很软很乖。门边,禁欲英俊的男人单手插兜,嗓音低沁入骨:缺会解锁的人。容榕脸红:啊这男人!虐渣结束,容榕准备狂浪,傅斯夜勾着手铐,声音厮靡病态:宝宝,说好的小乖乖呢?容榕马上露出金色绒毛尾巴哭唧唧:不装了,老公抱抱!

角色:容榕,容雅

为虐渣,她抱紧金大腿后反被撩了

《为虐渣,她抱紧金大腿后反被撩了》免费阅读

深夜,震耳欲聋的魅夜酒吧。

疯狂的人群,炫耀的霓虹灯,把酒吧氛围渲染地异常燥热。

容榕一袭火红露背紧身裙靠在吧台边,她的右手边,堆着一沓厚厚的人民币,一共3万。

都是圈内和她一样18线糊咖的小姐妹为了助兴,押注得赌注。

“榕榕,看到坐在B2卡座戴着银色狐狸面具的男人没?只要你敢去亲他一下,姐妹们就把3万给你。”其中和她关系还不错的女星华珊珊怂恿道。

容榕最近手头紧,需要高昂的医疗费,又不好意思问这帮糊咖姐妹借,所以……亲个男人而已。

二话不说,真的就朝着B2卡座走去,不过她快走近时,经纪人念鸽一把拉住她,“小祖宗,你别惹事,万一被拍到,不合算。”

“怕什么,这里这么暗,拍不到。”

容榕非要赢这笔钱,推开经纪人,径直走到B2卡座前。

说实话,卡座这个男人虽然戴着银狐面具,但是光看他身材和气势,绝对很OK。

她可以亲下去。

而且她相信自己的魅力,没有男人能抵挡,所以很魅惑地撩拨一下自己的长发,然后俯身,单手撑在银狐面具男人脸侧,声音撩火:“帅哥,想不想跟我来个one-night kiss?”

不过容榕不知道的是,她俯身下来的时候。

她身后齐刷刷出现5个黑衣暗卫。

只是戴银狐面具的男人做了个手势,这些暗卫没有把容榕拉开。

“玩这个有什么好处?”银狐面具男人嗓音磁感,缓缓问。

“被你捡便宜呀,小哥哥……我可是明星。”容榕唇角勾勾,继续压低身体,薄唇靠到他耳边,吐气如兰,媚媚地说:“亲一个吗?我刚刚吃了甜甜的草莓糖哟,让你体验一下草莓味的啵啵?”

面具后面的男人眸色隐隐,薄唇瞬间浅浅扯扯,嗓音像浸泡在伏尔加酒一样,勾人心尖:“我更喜欢 one-night sex,敢吗?”

容榕一愣,靠。

这男人这么猛,一开口就是一夜情???

“不敢吗,就别撩火,嗯?”男人声色低磁慢慢低低笑了,整个人气质浑然的贵气。

修长好看的手指轻轻推开她,然后起身,消失在拥挤的人群里。

容榕一诧微微睨起漂亮的眸,站在卡座还没回神,经纪人念鸽挤过来把她赶紧拉走。

一路拉到夜店外,把今晚爆炸新闻推送给她看。

容榕拨拨被风吹起的长发,低眸查看上面的新闻。

“容榕绿茶婊滚出娱乐圈!”

“快封杀了这个坏心眼的小贱人!”

“容婊,18线糊咖,哪里来的脸抢二线女星的资源?大碧池,滚出娱圈!!!”

今晚头条新闻都是关于18线糊咖容榕抢走了自己妹妹的电视剧的丑闻,而‘受害人’容雅立刻发了一张‘小仙女’流泪委屈照。

容雅粉丝多,瞬间就把容榕这个18线骂得狗血淋头。

她现在刚有点起色,就闹出这种抢二线资源的事,观众缘都没有了。

容榕从来是受气包,当场飚了一句‘草’,冷冷退出手机。

出了这种事,她眦睚必报的。

隔日傍晚,容榕还没找容雅算账,继母一通电话约她回容家商量她妈妈医疗费的事。

容榕想看看她们搞什么?平时借个钱都龟毛的要死,怎么主动给钱了?

到了容家别墅,容家不让她直接进客厅,容榕冷嗤,咬着一颗糖,迎着晚风眉眼慵懒如猫地倚靠在别墅的白色门柱边等着。

‘吱’一声,沉重的木雕门打开,打扮美艳的继母方可媚带着继妹容雅,得意又不屑地走出来,看到站在门边,生得极度漂亮的女孩。

母女两人眼底瞬间滑过一抹嫉妒恨意。

容榕长得极美,可以说是上流圈唯一以美貌出名的名媛。

这种美貌对方可媚母女来说就是一种威胁。

她们很怕这个女人靠脸找到靠山然后干掉她们,她们是知道她会这么干的。

所以她们必须和她做一笔交易。

让她永远不能翻身。

“回来了,我也不绕弯,咱们开门见山,我知道你妈妈需要钱,只要你答应嫁人,我就给你钱。”方可媚收起那点坏心思,先阴阳怪气开口。

容榕抬头看她一眼,似笑非笑:“嫁给谁?”

想她可是来自异世界的魂,经几劫,最后魂魄平安胎穿到这一世,但伴随她几个世的异能全部消散了。

只留点三脚猫的功夫。

要不然,就她们的拽样,她可能轻轻一掌就把她们母女天灵盖劈碎了。

“方家长子前阵子车祸死了,你只要答应我们去结婚,我们就给你一百万。”方可媚缓缓说。

容榕挑眉,逼她结婚?

呵,真厉害。

原本昨晚闹出的大新闻已经让她有点发飙,还想让她嫁人?

一旁的容雅这时候不忘添油加醋:“姐姐,嫁给方家,人家已经没了,你以后不用伺候男人。”

“这么好,你怎么不去?”容榕笑起来。

容雅哼一声,马上得意说:“我这样的可是要嫁给首富傅家的,你别诅咒我!”

傅家?傅斯夜……?

那个传闻里很冷酷又不沾女色,洁癖狂,被人传只爱小白花的男人吗?

“愿不愿意一句话。”方可媚没工夫在这里耽误。

容榕回神,漂亮的杏仁眼一瞬凝聚出一道细细的戾色蓝线瞳,仿佛眼底有股火焰蓝。

她知道今天是拿不到钱了,很不客气抬手就狠狠打了方可媚一巴掌,冷冷说:“既然你们那么喜欢当寡妇,自己嫁去!”

打完,又一巴掌甩向容雅,眼底冷戾:“容雅你在网上污蔑我的事,我记下了,到时候别怪我下手狠。”

容榕义无反顾转身走人。

方可媚一时没反应过来,捂着被打疼的火辣辣的脸庞,过一会才暴跳如雷,指着容榕的背影骂起来:“容榕这个小贱人,你给我等着,你敢打我?没有我们支援你妈妈,你妈妈就等死去吧!还有你,没有我们容家支持,看你在圈里怎么混?以后就是贱命!”

一旁的容雅也捂着打疼的脸,暴跳如雷:“容榕,你还敢猖狂?趁现在赶紧去结婚!”

容榕听到,瞳孔中的蓝线光又冒出来,想虐她?

没门。

从容家别墅区走出来。

一道闷雷传来,容榕看一眼天色,要下雨了?

随后忽然想到什么,拿出手机,查了一下傅家的情况。

很快一条新闻就跳到容榕眼皮下。

傅家老太太最近生病,正在给傅家唯一继承人傅斯夜找女友。

难怪容雅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要嫁傅家。

傅家老太太病了。

还有……傅斯夜这个男人?

容榕回想一下,脑中瞬间划过他那张人神共愤的神颜。

她当时还在容家的时候见过他两三次。

她的渣爹为了拉拢容家和傅家的关系,让只有14岁的她和13岁的容雅一起喊20岁的傅斯夜为傅哥哥……

当时他反应挺冷淡,整体感觉就是个X冷淡。

后来他们也没怎么接触。

再来后来只是在媒体和上流圈听过他一些传闻,大学主修金融和医学,现在为了老太太的病情,在傅家旗下私人医院任职。

为人很冷,不喜欢陌生女人靠近他。

而且坊间传言他喜欢幼齿类的女孩,就是那种像她继妹那样清纯挂的小白兔?

容榕回想结束,今天她们母女两人惹毛她了,她就让她们知道什么‘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’!

尤其她最近的生命值快要挂0了,她可不想在这个世界里白白被这两个恶妇气死,太辱没她了。

容榕摸出手机给经纪人打电话。

嘟嘟嘟三声。

经纪人威震天声音就传来:“容榕你丫在哪?打你电话也不接,你是不是不想混了?”

她们最近太倒霉,被圈内封杀了,好不容易蹭了圈内一个饭局。

里面有大IP的投资方,经纪人还指望她能拉拢人家。

她丫居然跑路了。

“容家,你赶紧给我送一条纯白连衣裙过来,我在田榆路一家小店等你。”容榕手指闲懒地勾勾长发长发,随意解释了一下。

解释的时候五官灵气肆意又透着精致,霞光笼过来,落在她很有质感的瓷感奶肌上。

泛着粉光。

谁看一眼,都想摸摸她。

所以她这么随便站在小店遮阳棚下,手指捏捏长发,四周晚风吹来,拂动她的小裙裙,露出笔直修长的漫画腿,要多诱惑就有多诱惑。

周围路人,眼睛都快掉了。

经纪人那边握着手机琢磨她说‘要白裙子’瞬间安静几秒,忽然震惊:“榕榕,你要白裙子干什么?你是不是想通去饭局啦?”

容榕手指把玩着发丝:“算是吧,我打算抱一个很粗的金大腿。”

(傅斯夜:榕榕宝宝,我的大腿的确很粗,(* ̄︶ ̄)来吧。)

“卧槽,等我十分钟,老娘马上带着白裙子飞来。”经纪人兴奋地挂断电话,去找白裙子。

10分钟。

不多一秒不少一秒。

经纪人念鸽开着她们唯一的一辆二手小房车突突突地飞来了。

房车吱嘎停稳。

念鸽降下车窗,说:“榕榕,上车。”

容榕朝着房车快跑过去,上车,关门。

念鸽把白裙递给她,“给你买来了。”

她家榕榕宝贝一直走美艳挂,给她买的造型都是齐X小短裙或者小吊带,没有这种清纯的白裙子。

她废了老大劲,在市场火速买了一件。

容榕拿过白裙在车内迅速换上,“去景玉公馆。”

念鸽一愣,景玉公馆可是首富土豪聚集区,她家榕榕认识这里面的谁啊?念鸽边想边发动车子去景玉公馆。

景玉公馆离容家别墅不算很远,15分的路程。

到了地,天公开始下雨了,容榕下车,也不撑伞,尽情淋在雨中,念鸽完全懵逼,急急撑伞跟下车:“宝,你怎么不撑伞呀?”

容榕推开她的伞,一想起继母和继妹的得意样,又想想病床的妈妈,眼底冷寒:“金大腿喜欢清纯小白兔。”

小白兔,淋雨才会惹人怜爱。

说完,快跑进景玉公馆。

傅斯夜的别墅,她知道,她还没被赶出容家的时候,有幸听说了一下,容榕在公馆高档的大理石路上一路找到里面最奢华的一幢欧式别墅。

抬抬漂亮的眼皮,深呼吸一下,一口气走过去,按下门铃。

叮咚……三声。

奢华的浮雕门打开了,门开,穿着黑衬衫黑西裤,英俊禁欲的男人,深邃的眸色慵懒看向被淋得如同落汤鸡,却异常‘楚楚可怜’的容榕。

容榕看一眼这个英俊充满禁欲和强大气场的男人,忍不住有点胆寒还有一层莫名的慌张,果然没有异能加持,她居然抵抗不了这种美色?

这几年过去,傅斯夜长得更英俊妖孽了,在上流社会是一个不可碰触的存在。

气场太强也太帅。

不过,为了这口恶气,她这次豁出去了,咬咬唇,马上开始了自己最精湛的演技,双手抱臂表现出瑟瑟发抖的可怜样,眸泪蒙蒙,红唇颤抖,水漉漉地眼睛眨眨,声音软糯糯:“傅哥哥……我仰慕你很久了……你缺女朋友吗?我很软很乖的。”

说完,还故意夸张地咬咬自己的红唇,表现出纯纯可怜兮兮的模样。

这演技,容榕觉得可以得奥斯卡,她不信傅斯夜这种最爱小白花的男人不动容?

【PS必看知识点:1.本文微玄幻霸总小甜文,两个老司机互撩日常,为了方便阅读,架空世界。

女主美貌傲娇黑莲花每天都在装乖装软诱惑男主,男主是喜欢女主的。

两人互相试探,互撩日常。

2.女主来自异世界,半人类(但不是妖,属于异族,一个种族),现在变化期没到,但她女主不知道,她以为自己生命不多(实际分—化期没到),实际根本不需要续命,只是她误以为。

男主体质特殊,能帮女主加速变化。

3.男主也是来自异世界,和女主类似AO。】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溜溜米糖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obbo88.com/yuedu/7948.html